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摘书吧 >> 小夜曲 >> 学长,劝你善良!

学长,劝你善良!

其他人或许看不出来, 不过曲萱萱立刻察觉了端倪, 她询问过许朝阳之后, 加了今汐的微信, 关切地询问:“学妹,是不是姨妈来了?”

今汐:“嗯。”

曲萱萱:“哎呀, 你应该告诉我的, 也怪我, 没有早些加你, 这种事, 让男生帮忙总是不方便。”

今汐心里暖暖的,连忙回道:“谢谢学姐,没事了。”

曲萱萱:“你和薄延的关系真好啊。”

今汐:“我们是‘邻居’嘛,出门在外,相互关照。【憨笑】”

曲萱萱:“总之,后面有事都可以找我,我比你们大两届,理应照顾你们。”

今汐:“好的,学姐。”

**

旅行的目的地是距离b城不远的大峡谷, 现在是四月春,峡谷和苍南山的花都开了,很适合郊游踏青。

酒店位于风景区, 山风带着清润的气息, 徐徐地吹拂着树叶, 沙沙作响, 众人感觉精神一阵,兴致也昂扬了不少。

晚上,众人约着要去市区吃晚饭,今汐因为身体不太舒服,便说不去了。

薄延正要开口,曲萱萱赶在前面说道:“这样吧,我留下来陪着学妹。”

曲萱萱不去,许朝阳立刻说:“那我...我也不去了,我还没饿呢。”

楚昭的脸色沉了下来:“还是我留下来陪汐汐吧。”

今汐无语了,怎么她还成了香饽饽呢,以前也没见这些家伙这么贴心。

当然,只有荆迟把当前局势看了个清清楚楚,真正想要留下来陪今汐的人,从始至终只有薄延一个。

曲萱萱这一路盯了薄延多少眼,荆迟都替她数着呢,估摸着是看上了,不想让薄延留下来陪今汐,这才开口,说自己留下来。

而许朝阳则是爱神丘比特附体,平时食堂抢饭跑得比谁都快,这会儿饭都不吃了,只想留下来陪曲萱萱。

楚昭是不爽许朝阳的行为,索性自告奋勇。

......这他妈混乱的关系!

最后,今汐把他们全部都赶出去了,留个清净。

她一个人躺在松软的大床上,惬意地躺着,百无聊赖地看了会儿电视,肚子饿得咕咕叫了,索性摸出手机,点了个口味清淡的外卖。

十分钟后,门铃响了,今汐诧异,居然这么快,这里的外卖是开火箭送的吗!

她好奇地将房间门拉开一条缝。

薄延穿着瞪眼熊黑T,手里拎着清淡的蔬菜粥,还有几样小菜,懒洋洋地倚在门边:“叮,外卖送到。”

她眨眨眼,诧异问:“学长,你怎么又回来了!”

他弯起嘴角,无声地笑了一下:“我和沈平川有君子协议,你现在是我的人,我有义务要喂饱你。”

……

饭店,大家围坐在桌前,桌上摆着几样当地的特色菜。

薄延连饭都顾不得吃,直接问服务员做了清粥小菜,他打包带回走。

曲萱萱起身叫住他,说好歹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再回去也不迟。

薄延说不用管他,拿到饭盒便直接叫了出租车,马不停蹄地赶回了酒店。

曲萱萱掩饰着脸上的失望之色,笑着说:“薄延学长真是很关心学妹,很有爱心呢。”

许朝阳立刻接茬:“可不是,他最有爱心了,有一次学校后山小花园的流浪狗生病了,他也是连饭都不顾得吃,抱着狗子赶去了宠物医院。别看他外表冷冷淡淡,其实是心肠最好了。”

曲萱萱眼底泛着柔软的神色:“这样的男生,真好。”

楚昭撇了撇嘴。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曲萱萱对薄延抑制不住的欣赏之意,偏偏许朝阳这个大猪蹄子,傻兮兮地什么都不懂。

“你怎么能把流浪狗和汐汐对比呢。”楚昭对许朝阳说:“薄延学长可不是对谁都像对汐汐这样好的。”

许朝阳呵呵地笑了声:“那倒也是,薄爷还真从没有对什么女孩,有对小屁汐这般上心。”

楚昭瞥了曲萱萱一眼,说道:“所以啊,萱萱学姐,薄延学长暗恋汐汐,这谁都看得出来。”

桌下,荆迟拉了拉楚昭的衣袖。

她对曲萱萱的敌意,表现得太明显,也太强烈了,这样非常不好,如若曲萱萱察觉到里面的前因后果,那么楚昭一定会处于被动状态。

曲萱萱玲珑剔透,自然也感觉出来,这个小姑娘一路上气鼓鼓的小心思。

她看了看许朝阳,又看了看沉着脸的荆迟,突然有些明白了。

她什么也没说,和众人谈笑聊天,吃完了这顿不那么愉快的晚餐。

**

今汐穿着卡通色的小睡裙,坐在松软的白沙发上,一只腿蜷着,另一只腿耷拉在沙发边缘。

薄延坐在她正对面的茶几边,慢条斯理地吃晚饭,先是吃完了买回来的蔬菜粥,接着又把今汐点的外卖煲仔饭也吃掉了。

今汐只喝了一瓶热牛奶,吃了几口粥,便吃不下去了,索性抱着膝盖坐在沙发里,看薄延吃饭。

他动作很慢,修长的指尖拿着筷子,一口饭,一口菜,细嚼慢咽,吃相优雅,全然不像许朝阳他们饿死鬼投胎似的狼吞虎咽。

相比于填饱肚子而言,他更像是在品尝食物,一口一口,慢条斯理,吃得香极了。

因为每天运动消耗量大,虽然他看着斯文,但是胃口也是挺恐怖的。

今汐看着他吃东西,越看越觉得香,于是又捡起筷子,跟着吃了几口。

薄延抬头,看着咯吱咯吱小口吃饭的今汐,笑说:“你在家里也这样吃东西?”

“怎么了?”

“吃饭的时候,也能发呆走神?”

今汐咕哝:“我不是在看你吃饭吗,看着看着,就走神了。”

“看我做什么?”

“你吃饭,好慢啊!”今汐感叹:“你在学校也这样慢?”

“不会。”薄延说:“因为训练很紧迫,每天解散之后,吃饭、午休时间都是固定的,没有很多时间给我挥霍。”

今汐这就好奇了:“那学长为什么吃得这样慢呀?”

薄延手中的筷子搅动着碗里的白米饭:“我喜欢跟你吃饭,感觉就像...和爸爸妈妈吃饭一样。”

今汐怔了怔,这是第一次从薄延的口中,听到“爸爸妈妈”几个字。

她听荆迟说起过,薄延的父母是在边境出缉毒任务的时候,壮烈牺牲的,那个时候薄延才八岁呢。

他一定特别特别想念他们。

今汐坐直了身子,拿起桌上的筷子,一个劲儿给他夹肉:“你多吃点。”

薄延看她,她便冲他甜甜地笑——

“儿砸,以后你要是想和妈妈吃饭,就提前给妈妈发短信。”

薄延伸手捏住了她的小脸蛋:“你个黄毛小丫头,你还想当妈妈了。”

“哎哎!”今汐吃痛,连忙挣开了他:“我怎么就...就不能当妈妈了,我也是女孩子,我迟早都要当妈妈的。”

“那也行。”薄延笑着说:“勉为其难,同意你给我儿子当妈妈。”

今汐绕了半晌,反应过来,一脚给他踹过去:“你想得美呀!”

俩人打打闹闹地吃了晚饭,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然后又瞎斗了几句嘴。

她抱着靠枕做在沙发里,穿着浅色的卡通睡衣,露出了白皙的一截锁骨,领口敞开,隐约能见淡青色的肩带。

薄延漆黑的眼微微挑起:“屁汐,来玩个游戏。”

今汐见他奸诈的模样,知道他在酝酿坏主意。

“什么游戏呀?”

薄延从桌下找来一盘黑白五子棋:“会玩吗?”

“这谁都会玩好么!”今汐卷起袖子,蹲坐在了沙发边:“我技术好着呢!”

“真的?”

“那当然。”

今汐帮他摆好了棋盘,两个人来了几局,每一次今汐都被薄延堵得无路可走,但是每一次都能绝处逢生,薄延的棋艺的确不错,但是比她嘛...还是差了些。

几轮激战,薄延无一不是以失败告终,最后,他说道:“这样玩,没意思,不如来下点赌注。”

今汐赢了几局,满心得意,喜滋滋地说:“你想怎么玩,本姑娘都奉陪到底。”

薄延眼角微弯,带了些轻挑促狭的味道:“不如...输一局,脱一件衣服。”

今汐:......

这什么流氓玩法!

“怕了吗?”

怕!她几时怕过,五子棋可是她最拿手的游戏,薄延显然不是她的对手,她有什么可怕的。

“我就穿了这一件,我能不能多穿几件再玩。”

今汐踟蹰说:“虽然、虽然你肯定不是我的对手,不过…...”

以防万一,总是没错的。

薄延欣然同意:“随你,穿多少都可以。”

今汐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跑到行李箱里翻找了半晌,把她带的所有衣服都穿上,还戴了帽子,最后连被单都裹在了身上。

“为了公平,你也可以回去多穿几件。”今汐说。

薄延淡定一笑:“不必。”

“呵,手下败将的你,哪来那么大的自信呢?”

薄延已经整理好了黑白子:“手下败将的我,今晚肯定扒光你。”

“看谁扒光谁!”

今汐裹得跟丐帮帮主似的,坐在薄延对面,严阵以待,专心致志地走着每一步棋。

然而,第一局不过走了几步,她便输了。

今汐诧异地看着棋盘上的五子连珠,心说她真是轻敌了,绝对是大意!

“再来!”

“等等。”薄延看着她:“先脱,再玩。”

今汐摘掉了鸭舌帽:“帽子可以吧。”

“可以。”薄延气定神闲地重新收起了棋子,摆好棋盘。

然而让今汐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局、第三局、第四局...她全部败下阵来,死得那叫一个透凉。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黑白相间的棋盘,又抬头看看薄延,薄延颀长白皙的指尖衔着一枚黑子,笑得月明风清:“学妹,脱吧。”

“你装了什么外挂,刚明明还不是我的对手...”

薄延耸耸肩:“你学长就是外挂本人,不好意思。”

今汐全部的装备都被扒光了,她低头看了看,就剩了一件睡衣,最后,她想了想,把自己的袜子扯下来。

“你...这都行。”

“你又没说袜子不可以。”

“行吧。”他点点头,依了她的小赖皮:“还来吗?”

今汐是抱着最后一把“不成功便成仁”的死亡赌徒心态,振臂一挥:“再来,这局我肯定赢你!”

薄延漂亮的指尖把玩着棋子,睨了眼她单薄的睡衣,睡衣勾勒着她姣好的轮廓,隐隐约约,令人垂涎——

“学妹,劝你止步,如果这局输了,是真的...要脱哦。”

今汐绝对不是一个心理素质好的赌徒,但一定是最受赌场欢迎的那种赌徒,她是输红了眼,偏不信这个邪——

“再来!”

薄延整理了棋盘,这一局,今汐步步小心,全神贯注,每一子,都思量再思量。

没想到最后这一局,竟然真的让她给扳回一局。

今汐五子连珠的时候,高兴得都要跳起来了:“啊,赢了!轮到你脱了!”

薄延嘴角含笑,没想到让她赢这一把,赢得这么开心,看来真是输红眼了。

他也只穿了一件T恤,毫不犹豫便脱了下来,露出了光洁的臂膀,胀鼓鼓的胸肌和漂亮的巧克力板块状腹肌。

他的胸口挂着一个红绳吊坠,是一块玉质的观音。

今汐瞪大眼睛,盯着他的身体看了半晌,居然还含羞带臊地冲他竖了大拇指,笑了起来:“学长身材棒棒。”

薄延重新整理好棋盘:“不知道学妹的身材,是不是也值得期待。”

今汐心里这他妈有点怂了,下一局,如果她输,脱衣服在所难免,但如果薄延输,他就要脱裤子了啊!

“学长,还...还玩吗?”

薄延漫不经心说:“随你。”

今汐咽了口唾沫,艰难地说:“那就...不玩了吧,咱们别太过火了。”

薄延挑眉看她:“你倒是挺会见好就收,把我看了,就不玩了。”

今汐嘻嘻一笑:“愿赌服输呗。”

薄延坐到她的身边,随手拿起桌上的烟:“怎么都觉得是我吃亏了,怎么办呢。”

“你说怎么办。”

薄延将打火机递到今汐的手上:“帮你学长点根烟,游戏就算完了。”

“行。”今汐爽快答应,拿着打火机,凑近了薄延。

“咔嚓”一声,火苗窜了上来,今汐用手捧着火苗,小心翼翼地递到烟头前。

烟头泛着橙红的火光,一点点地燃了。

今汐盖上打火机,正要起身,却发现薄延的手紧紧握着她的手腕,他吸了一口烟,捏在手中,烟雾袅袅。

浓郁的薄荷烟雾中,薄延那一双狭长的眸子,微微一勾,勾出一段倜傥风流。

他伸手抬起了她的下巴:“屁汐,你觉得学长怎么样?”

他的嗓音带着某种沙沙的质感,在这缭绕的烟雾中,显得格外性感。

今汐目光落到他坚实的胸膛位置,如果真的要她来回答,她会说:我觉得学长的胸,比我的大。

当然,这种羞耻的话她是没真的说出来。

“学长身材好。”

对,这是事实。

薄延淡淡地笑了一下,伸手撸了撸她的额前头发丝:“什么时候,你才会开窍呢。”

今汐目光下移,落到他双指间衔着的烟头上,一截烟灰看上去即将掉落,莫名,紧张了起来。

薄延俯身,将烟头捻进了烟缸,回来的时候,凑近了她,轻轻地嗅了嗅。

她身上有股属于女孩子的淡香,很软,很舒服。

“屁汐,你应该知道我的心意。”

这个姿势,或多或少有些暧昧了,今汐红着脸,本能地想往后缩,奈何薄延攥着她的手腕,反而将她拉近了自己。

今汐重心不稳,手撑在了薄延坚硬的腹肌之上。

滚烫。

只听“咯吱”一声,房间门打开,楚昭走了进来:“小屁汐,我给你带了烤串......”

周围,是无比凌乱的衣物,而沙发里,今汐趴在未穿上衣的薄延身上,动作无比惹人遐思。

楚昭捂着嘴,目瞪口呆:“打、打扰了!”

她连连后退,猛地一把关上了房间门,站在门外平复心绪,还没忘冲门内喊了一嗓子——

“薄延学长,我劝你善良!”

喜欢小夜曲请大家收藏:(www.zhaishu8.com)小夜曲摘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小夜曲最新章节 - 小夜曲全文阅读 - 小夜曲txt下载 - 春风榴火的全部小说 - 小夜曲 摘书吧

猜你喜欢: 爱你怎么说豪门巨星是我初恋不二之臣助理建筑师战少,一宠到底!重生六零:翻身做主小媳妇六零军嫂有空间夏梨的现代日常怦然心动我的三婚先生一生风月且随缘穿书后我有了四个爸爸一婚二宝:欧少,不熟请走开!军嫂重生记明星私房菜[直播]挚野窈窕珍馐重生炮灰大翻身炮灰姐姐逆袭记总裁老公追上门晋太太总想离婚嗑CP重生星际也悠哉你不是笔直笔直的天后吗?恰似寒光遇骄阳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多宠着我点[综合]攻略之神
完本推荐: 掠天记全文阅读娇鸾全文阅读重生炮灰大翻身全文阅读他来了,请闭眼全文阅读人神全文阅读君九龄全文阅读正版修仙全文阅读长生种全文阅读我们都是坏孩子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刀碎星河全文阅读校园第一废物全文阅读朱门风流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辉煌岁月全文阅读星际游轮全文阅读神级大魔头全文阅读纵天神帝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重生反派女boss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苍穹之上无限之次元幻想吾国有秦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超神制卡师史上第一密探重生大富翁数风流人物三界红包群万古最强宗花娇造化神宫万族之劫庶道为王重生之豪门导演恶魔就在身边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蛇蝎毒妃计中计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伪妹妖妃至尊妖神系统动力之王大明开荒团我的手办都活了王者风暴宠物天王寻宝全世界神话版三国拜师九叔无敌从时空吞噬开始

小夜曲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小夜曲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小夜曲txt下载手机版 - 春风榴火的全部小说 - 小夜曲 摘书吧移动版 - 摘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