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摘书吧 >> 小夜曲 >> 好想你啊!

第二天清早, 今汐被沈平川的“夺命闹钟”给弄了起来, 迷迷糊糊地坐在了梳妆台前。

沈平川拧了洗脸帕给她一阵使劲儿揉搓, 然后各种护肤乳防晒霜, 往她脸上一层一层地捯饬。

今汐的呵欠一个接着一个呵欠,她望着窗外微亮的天空, 崩溃地喊着:“没睡醒啊!啊啊啊!”

沈平川弄完脸, 又拿起梳子给她梳小辫儿:“老沈去湖边钓鱼了, 咱们收拾收拾, 也过去。”

“钓什么鱼啊, 你又不会。”

“钓鱼不是重点,我问过经理,每天早上六点半,营区的那帮小子们的负重晨跑会经过湖区。”

今汐立刻精神抖擞了:“哥,快,快给我梳个蜈蚣辫儿,还有裙子,我要穿那条红裙子。”

“你这毛燥燥的头发...”

“哎,来不及了, 算了别梳了,你出去我换衣服。”

......

兄妹俩收拾妥当以后,拎着鱼竿, 拿着鱼箱, 朝着湖区走去。

灰蒙蒙的天空隐隐泛出肚白, 日出东方, 山隘被镀上了一层灿灿的金边。

晨风微凉,湖畔荡着层层涟漪。

沈石山坐在小凳子上,身前搁着两根鱼竿,回头见兄妹过来,叮嘱道:“昨晚下了雨,路滑,沈平川你看着妹妹,别摔跤。”

沈平川牵着今汐,小心翼翼地跳下了湿滑的青草。

今汐低头望着沈石山桶里的几条大鱼:“哇,这么多了!”

“是啊,今天回去给你俩做全鱼宴。”

“好哎!”

沈平川将野餐布铺在不远处的空地上,让今汐坐上去。

“来,摆个妖艳贱货的造型,迷死你饥渴的薄延学长。”

“妖艳贱货是什么造型。”

沈平川给她撩了撩裙摆,露出了一截白皙交叠的小猪蹄子,然后将鬓间的碎发丝挽到耳后,还把墨镜给她戴上了。

见她嘴唇干干的,沈平川又从她的书包里摸出了口红,捏着她的下颌给她胡乱地画上。

今汐很怀疑沈平川的技术:“你会不会啊?”

“废话,你哥有什么不会的。”

“哥,这会不会太装了”

“相信你哥,都快一个多月没见了,给他留个美美的好印象。”

“你真懂。”

今汐按照沈平川的话,坐在毯子上凹了半个多小时的造型,说好的晨跑训练的队员们半个鬼影都没见着。

今汐等待着,时而理理自己的头发,时而撩撩裙摆,满心焦灼。

七点半了,还是没见人影。

“哥,我胳膊酸了。”

“再坚持坚持。”

沈石山回头看了兄妹俩一眼,女儿坐在毯子上风情万种地凹造型,儿子撑遮阳伞,像狗一样蹲在草地上。

他总觉得兄妹俩酝酿着什么阴谋。

这两兄妹自小到大都是这样,感情太好,很多事情商商量量地做了便绕过了他这个当父亲的。

早上八点,日头高照,今汐表情都僵硬了,眯着眼睛看了沈平川一眼:“说好的人呢。”

沈平川不解地说:“奇了怪,经理说他们每天都来的。”

今汐站起身拍了拍裙子:“就不该信你,我陪沈叔叔钓鱼去。”

沈石山耐心地给今汐勾好了诱饵,教她洒钩,收线。

“慢一点,河边湿.滑,别摔着了。”

今汐乖乖地站在湖边,握着鱼竿,专心致志地看着浮漂,全然不设防身边的沈平川一个甩线,线挂在了树上,鱼钩飘飘荡荡地居然勾在了今汐的后衣领上。

“沈平川!”

“哎呀不好意思,失误失误!”

“你别扯了!哎,裙子都坏了!”

“不是我要扯,线缠在树上了!”

沈石山瞪了沈平川一眼,嫌弃地说:“毛手毛脚,快给你妹妹解开。”

沈平川赶紧跑到树下,拉扯这树枝,想把鱼线扯下来:“不行,缠住了,小屁妹,你过来,过来转个圈,把线解开。”

今汐的衣领整个都被勾了起来,她只能乖乖地按照沈平川的指挥,傻了吧唧转了几个圈:“行不行啊。”

“再往左边一点,不对,是右边,右边走一点。”

“到底哪边啊。”

“你脱了算了。”

“脱你妹啊!”

就在俩人手忙脚乱之际,只听一声尖锐的哨响。

不远处的小径边,迷彩装的队伍步履整齐地跑了过来。

每个人身上背着负重的沙袋,小跑着路过了湖区。

“我去,早不来晚不来...”

沈平川话音未落,今汐转身想跑,却不想又被鱼钩给猛地勾了回来,连带着树上哗啦啦地掉着叶片。

人群中,薄延渐渐停下了脚步,望向湖边的女孩。

鸭舌帽将他的眼睛笼入深邃的阴影中。

女孩肌肤白皙如雪,只是脸颊因为着急泛着自然的酡红,衣领被鱼钩挂着,满脸狼狈地躲在沈平川身后。

沈平川还在拉扯鱼线,看见薄延,尴尬地笑了笑,冲他挥手。

薄延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的臆想症好像更严重了,这种累得精神虚脱的时候居然还能看到他的沙雕女朋友和沙雕大舅哥。

薄延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跑。

队伍很快消失在了晨曦的雾霭中。

今汐愣愣地问沈平川:“他是不是无视我们了?”

沈平川:“可能觉得你有点丢人。”

今汐生气了,回头使劲儿捶打沈平川,沈平川拉着鱼线躲闪着说:“别闹,别闹我给你解开啊。”

**

晚上,今汐泡在舒适的浴缸里,洗了个美美的热水澡,然后穿着单薄的睡裙,坐在阳台上吹着山风。

山间月色格外清明澄澈,繁星点点,比之于城市又要明亮许多。

今汐闭上眼请,任由清风吹拂着她的脸蛋,柔软如纱,她嗅见了泥土和青草的味道。

就在她睁开眼的刹那,忽而望见了别墅的矮墙上,坐着一个男人。

墙灯光影下,他身形有些模糊不清,但是今汐还是能够一眼地认出他来。

薄延!

他怎么过来了?

今汐立刻跑到门边听了听,沈石山应该是回了自己的房间,门外只有沈平川走来走去的脚步声。

她又急匆匆地跑回到阳台,薄延已经敏捷地翻过了围墙,站在了她的楼下。

他还穿着迷彩外套,里面是T恤,几月不见,他的轮廓褪去青色,越发成熟了。

他冲她伸出指尖,比了个小爱心,漆黑的丹凤眼微微挑起:“丫头,好久不见。”

今汐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胸腔了:“你等一下,我这就下来。”

“不用。”

薄延爬上墙边的一棵苍翠的大树,顺着大树的藤蔓,三五两下竟然直接攀上了她阳台的护栏,手臂肌肉胀鼓鼓地用力一撑,身体便敏捷地越进了阳台里。

前后用了不过两分钟的时间。

今汐看着他着矫健的身影,突然觉得以她男人这身手,要是放在古代绝对是打家劫舍的江洋大盗。

阳台的壁灯为他沉静的眉眼间笼上了一层捉摸不透的阴影,他就这样站在她面前,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

柔软的肌肤带着几分肉感,是真实的存在。

今汐被他捏疼了,退后一步,皱起了秀气的眉头:“你干嘛,一来就欺负人...”

话音未落,薄延忽然伸手抱住了她,手臂肌肉越收越紧,像是想把她给进自己的的身体里似的。

“老子倒真的想狠狠地欺负你。”

不知是不是因为连日来高强度的身体负荷,他的嗓音都要低醇许多了:“想你都快想出毛病了。”

今汐的脸被他狠狠地按进了他灼烫的胸膛里,她嗅到他身上的味道,是山野间最自然的泥土和青草味道。

她眼睛突然红了红,唇瓣一瘪,眼眶便湿润了:“我今天...等了你好久,你都不出现,好不容易出现了,你也不理我。”

“我...以为那是幻觉。”薄延感受到胸口的湿润,心脏都酥麻了:“回去越想越不对劲,我猜你是过来了。”

今汐伸手环住了他劲瘦的腰,抬起头,眨着湿润的眼睛:“我还以为,你不想见到我。”

薄延粗砺的指腹拂过她的脸蛋,将她脸上的泪痕全部拭去,无奈地喃了声:“傻姑娘。”

今汐闭上眼睛,像猫咪一样亲昵地蹭着他的手。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只有这栋宅子有光,我本来打算只在门外远远地看一眼。”薄延沉眸光沉了沉:“看到你站在阳台上,我忍不住了。”

“什么忍不住?”

今汐还没反应过来,薄延抬起她的脸蛋,吻上了她的唇。

今汐明显感受到,他的唇有些干燥苦涩,她热切地吮吸着他,给他湿润。

薄延向里面探索着,手指用力地捏着她的下颌,逼迫她尽可能最大地张开嘴,放他进来。

今汐被他吻得晕乎乎,嘴角不自觉地溢出了些许细细糯糯的沉吟声。

薄延懒腰将她抱了起来,手托着她的臀,像抱女儿一般,抱着她走进屋内。

今汐捞着他的脖颈,整个人挂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身体滚烫,宛如烙铁一般,无比坚硬。

薄延将她放在了床上,然后欺身压了上来。

他双腿跪在柔软的床榻上,避免把怀中柔软的女孩给压怀了,在这个漫长而缠绵的亲吻中,今汐下意识地牵起了他的手,两个人十指扣住。

仿佛手指的力量就是他们相爱的力量,紧紧地贴合着,亲密无间。

今汐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薄延便放了她,任她小小地喘息片刻,便又立刻吻住她。

今汐的意识开始发散,另一只手紧紧地抱着他的颈子,唇舌缠绕,混合着轻微的吞咽声,显得有些撩拨。

他的吻落到了她的脖颈,热情又狂躁。

今汐望着天花板,只觉得天旋地转,意识一片模糊,好像被抛入了云端。

她捧起了他的脸,他的睫毛垂下来,漆黑的眸底流着暗涌。

薄延用鼻尖蹭了蹭她,柔声问:“想我吗?”

今汐微微张开莹润的唇,却说不出话来。

薄延兴致盎然地欣赏着她的羞涩,耐心地等待着...

房间里光线昏暗,女孩躺在他的身下,隔着一层单薄的睡裙布料,便是她美好的身体。

“小东西好像长大了一些。”薄延评价。

今汐的脸蓦然胀红了,轻轻推了推他,侧向一边:“流氓。”

薄延看着她的眼睛,柔声问:“我能碰碰吗?”

今汐真是羞臊死了:“你想碰就碰,你问什么呀。”

难不成她不许,他就不碰了吗。

薄延的手正要覆上来,就在这时,只听“咯吱”一声,沈平川叼着牙刷推门而入:“无聊死了,屁妹出来陪我打游戏。”

“......”

他和床上的两个人六目相对。

沈平川嘴里的牙刷都掉了,一只手伸手指着他们,另一只手捂着胸口:“你...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薄延还保持着将今汐压在身下的姿势,手落到唇边,对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嘘。”

今汐红着脸急切道:“哥,你快出去!”

沈平川捡起牙刷,慌忙退了出去,带上了房间门。

薄延和今汐对视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

门外的沈平川似有些不放心,趴在门边偷听,时不时地敲了敲房门:“哎,你...你们老实点,不准胡来。”

今汐推开薄延,坐起身来,问道:“你出来没问题吗?”

“溜出来的,许朝阳帮我看着,如果没有夜间集训,应该没人发现。”

她知道薄延性子野,从来不是循规蹈矩的人,在学校里便让教官老师们感觉到无比头疼。

“快回去吧,被发现的话肯定会受罚。”

他眉眼微挑,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把玩着,问道:“心疼我吗?”

“才没有呢。”

“口是心非。”

今汐撇撇嘴,忽而想起了什么,穿上毛茸茸的脱鞋,跑到书包边,翻出了驱蚊水、压缩饼干等一堆吃的用的,一股脑全塞给薄延。

薄延无奈道:“所有私人用品都上交了,这些要是检查出来,不好交代。”

今汐只好做罢,沮丧地问:“什么时候结束训练?”

“没几天了。”薄延牵起她的手,放到唇边吻了吻:“你来看我,是意外惊喜。”

门外又响起了沈平川的敲门声,打断了两人:“喂喂喂,你们在干嘛!我进来了啊。”

“不准进来!”今汐咕哝道:“烦死了。”

“我该走了。”

“你走大门吧。”

“懒得麻烦。”薄延来到阳台边,双手一撑,敏捷地跨出了护栏。

“你这人...”

还真是偷鸡摸狗啊。

薄延攀在树藤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今汐道:“今年的生日快到了,你想好送我什么礼物了吗?”

今汐故意说道:“这个...我要好好想想。”

“不用想了,答应我一件事就好。”

今汐手肘撑在阳台护栏边,弯弯的眉眼仿若盈着月色:“薄延哥有什么心愿吗?尽管告诉我,我一定帮你实现。”

薄延嘴角扬起清浅的笑意:“有啊,怕你不愿意。”

“说来听听。”

“生日那天,你到画室来,给我当模特。”

今汐爽朗一笑,大方地说:“这个容易啊,我答应你就是了。”

薄延下颌微微挑起,伸手理了理她的衣领:“我是说,裸模。”

“......”

虽然来苍南山度假的动机不纯,不过今汐依旧每天陪着沈石山钓鱼、爬山、喝茶下棋...

半点没耽搁她和沈老爹共叙天伦,她本来就讨人喜欢,小嘴儿也特别甜,还会撒娇,哄得老沈开开心心。

沈平川毫不怀疑,在老沈心目中,这个继女的地位已经超过了亲生儿子。

老沈瞅着自家这宝贝女儿开了枝发了芽,便踌躇满志地要给她挑选全世界最好的男朋友。

晚上,兄妹俩陪着老沈看电视,兄妹俩照例还是为争抢遥控器而大打出手。

老沈拿着他的大屏手机,专心致志地用一指禅戳着手机屏幕,招呼两兄妹:“别打了,消停些,都过来,看看这小子怎么样。”

沈平川的大脑袋和今汐小脑袋同时凑过去,看着老沈手机里四眼男孩的照片。

沈平川好奇地问:“这傻货谁啊?”

“这是你秦叔叔的儿子,剑桥建筑系高材生,身高有一米八六,汐汐,你看这孩子顺眼不?”

今汐立刻敏锐地察觉到了沈石山那蠢蠢欲动的想给她介绍男朋友的八卦之魂。

她还没说话,沈平川立刻道:“老沈,你这也太早了吧,你丫头这十九岁不到你就赶着给她相亲了?”

“你懂什么,现在优秀的男孩太走俏了,你试试过两年,这些男孩保准全都有女朋友了,我肯定得给我们汐汐选最好的,现在就先预留着,保险。”

沈平川咧咧嘴,嫌弃地说:“你这算什么优秀,长得就像个弱鸡。”

“你懂个屁。”沈石山嫌弃地推开他:“不能以貌取人,要看能力和品德,汐汐,你看这小子怎么样?”

“不是,其实我已经...”

沈平川踹了她一脚,止住了她的话头,这要是说出来,以老沈这爱女心切的脾性,那还不把薄延祖宗三代都给调查个底朝天。

“不行,我不同意,这家伙看着就不爽。”

“关你什么事!”

“屁汐,你自己说。”

今汐咽了口唾沫,说道:“我不是喜欢这种,我喜欢长得帅有肌肉的。”

“长得帅的也有,你自己选。”沈石山将手机递给了今汐。

今汐发现,他的微信群里那些叔叔伯伯们全都把自家儿子的照片发了过来,滑下来有好十几个呢。

沈平川抠着脚丫子,笑了笑:“老沈,你这是发征婚广告啊!就这么不自信,觉得你乖女儿找不到男朋友?”

“男朋友怎么能乱找!”沈石山说:“外面那些男孩多坏,要是汐汐被骗了怎么办,我肯定得给汐汐找个知根知底的、将来能对汐汐好的男朋友”

今汐还真是仔仔细细地扫着这些男孩们的照片。

“唔,这个哥哥长得不错。”

“这个也好。”

“哇,这个哥哥好白呀我喜欢。”

沈石山眼角笑出深深的尾纹了:“行行行,喜欢的你都存起来。”

沈平川咧咧嘴,他怎么没看出来他屁妹还有这脚踩N条船的本事呢,要是薄延知道了会不会气得呕血?

今汐选出来的男孩照片都是偏阳刚型的,以前没谈恋爱的时候,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类型的男孩,现在她的审美完全被薄延带偏了,但凡长得像薄延的,那都是好看的——

有狭长的单眼皮,眼神里有味道,模样清秀干净,还要有肌肉块......

薄延的所有,就是她喜欢的全部。

次日,兄妹俩陪着沈石山在峡谷散步。

沈石山又让他的老友们发来了不少男孩的照片,今汐是觉得这个也行,那个也不错,挑来捡去,竟然一个都选不出来。

“我觉得都好,都想要。”

“那怎么行呢。”老沈扶了扶眼镜:“别的到还罢了,想要叔叔都能满足你,但是男朋友这个...你只能选一个啊。”

“啊,选不出来呢,好纠结。”

沈石山想了想,痛心疾首道:“那...最多选两个,不能再多了!”

沈平川没忍住笑喷了出来:“你这是给你宝贝女儿选妃呢,后宫美男三千可还行!”

“去去去,瞎说什么。”

沈平川这是看出来,这小屁妹不忍打击她老爹的积极性,故意打马虎眼呢。

峡谷前方有十来个穿迷彩装的少年们,正坐在栈道边的椅子上休息。

今汐在人群中望见了薄延,他驮着二十来公斤的沙包,正蹲下身给自己系鞋带,外套系在他的腰间,上身穿着紧T恤,勾勒出胸膛和臂膀流畅的肌肉线条。

他起身望见今汐,怔了怔,嘴角上扬,眼里眉间都溢出了阳光味的微笑。

不过因为周围人多,沈石山也在,他在今汐对面坐了下来,却没有说话,含情脉脉地与她对视着。

沈石山见今汐时不时的总看着对面的男孩,在沈平川拉着她去买水的间隙,他打量起了薄延来。

小伙子长得的确是眉眼清澈,一表人材,兴许是因为这一身绿迷彩,让他看上去正气凛然。

今汐果然喜欢这样的男孩子,挑选的照片也都是这一挂的。

今汐买了水回来,见沈石山和薄延居然还攀谈上了。

“小伙子还是学生吧,在哪里上学啊?”

“B大,今年该大三了。”

“巧了,我女儿也在B大,你们还是同学呢!”沈石山立刻激动了:“小伙子,有没有女朋友啊。”

今汐红着脸走过去,扯了扯沈石山的衣袖:“别这样啊。”

薄延轻描淡写地笑了笑,整队集合,他又去了队伍的前排。

沈石山还说:“那小伙儿看着不错,眼睛贼亮,一看就是有心胸的男孩,汐汐,你要是看着顺眼,抹不开面儿,我去给你要联系方式,这还没走远呢。”

“不用了沈叔叔。”

今汐心里还挺高兴,自家长辈认可了她的选择。

薄延是那种能让长辈喜欢的男孩子,就跟有魔力似的,沈石山阅人无数眼睛何等毒辣,也能一眼便觉得好的还真是挺不容易。

沈平川哼哼道:“老沈就是外貌协会吧,看着人家长的好看,就赶着拉人家当你女婿。”

“胡说,我是那种肤浅的人吗,那小子眼睛亮堂,心正。”

“说不定是人面兽心呢。”

沈石山还没讲话,今汐踹他一脚,不满道:“你说什么呢!”

“行行行,我可不说话了。”沈平川做出将自己嘴巴缝合起来的动作。

**

沈家的度假之行结束以后没多久,薄延他们也回来了。

女孩们准备给对面寝室的学长们接风洗尘,吃饭唱歌,聚一聚。

今汐提前去了薄延的家里,他正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给自己的下颌抹了泡沫,偏着头,拿剃须刀挂着胡须。

她索性倚在门边,抱着手臂笑吟吟地看着他。

他上半身赤着,顶灯从上方落下来,照着他白皙的皮肤,深咖色的眸子显得异常通透,五官轮廓深邃而明晰。

他侧着脸剃胡须,轮廓锋利,显出十足的少年野性。

薄延将自己下颌的青茬子剃得干干净净,洗掉了泡沫,回头对今汐道:“我要洗头了,你出去看电视,茶几上有薯片。”

今汐捧着薯片走了回来,倚在边口,边吃边看他。

薄延在水龙头下冲洗着脑袋,漫不经心地问:“很好看吗?”

“好看。”

今汐忽而提议道:“我给你洗头吧!”

薄延停下动作,见她这般有兴致,索性同意:“好啊。”

今汐放下薯片,给自己的手心摸了洗发水。

这次训练回来,几个愣小子的头发全给剃成了小平头。以前薄延的头发有些长,几缕刘海垂在额前,被他侍弄侍弄,还挺有偶像范儿,现在全部推平,成了青茬子。

今汐倒觉得,现在更有男人味儿了。

以前她欣赏不来男人的阳刚气质,她喜欢清秀少年,现在薄延从清秀少年变成了男子汉,她也喜欢。

自己肯定也已经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她给薄延的头上摸了洗发水,然后用短平的指甲轻轻柔柔地抓挠着他的脑袋。

短茬很硬,有些扎手,但还挺舒服。

薄延这短发也洗不出什么泡沫子,不过今汐湿润顺滑的小爪子按得他很舒服,他享受地闭着眼睛,任由她给他按摩冲洗。

“以前在家里,我也给我哥洗过脑袋,不过他可没有你听话,总是乱动,弄我一身泡沫。”

“是这样吗?”薄延朝她怀里拱了拱。

“哎呀。”今汐惊叫一声,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你怎么这样经不起表扬呢,才说了你听话。”

薄延无声地笑了笑,冲洗了脑袋,走出浴室,坐回到了沙发上,顺手从茶几上的烟盒里摸出一根烟。

今汐拿着毛巾走了出来,给薄延擦头发。

薄延顺手将她兜进怀中,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手落到她的腰间,将她环抱着,另一只手拎着烟。

今汐用毛巾给他擦拭头发,小茬子很听话,轻轻一擦便全干了,连吹风机都用不上。

“这四十多天把老子憋死了。”薄延捧着她的腰窝,顺势便将脑袋埋进了她的小胸脯里,蹭了蹭:“以后再也不和我屁汐分开了。”

今汐被他这大尺度的动作弄得又酥又痒,脸颊泛红,软糯糯的声音说:“你以后...以后也是要和我分开的,毕业以后...”

“不,我会申请留在B城,我绝对不会...”他抬头看着她,漆黑的眸子非常认真——

“我绝对不会离开我的家人。”

今汐愣了愣,望向了墙上薄延父母的遗照。

他的脑袋又埋了过来,宛如撒娇一般,高挺的鼻梁蹭着她,衣衫单薄,触感明显。

今汐捧住了他的脑袋,低声咯咯地笑着:“你别弄了。”

薄延抬头吻了吻她的下巴:“我生日快到了,你准备好了吗?”

今汐脸颊烧了起来,不自然地侧开了视线,瓮声瓮气地说:“流氓。”

“哪里流氓了,只是画画而已。”薄延故意逗她:“你不做,我可以找别人。”

“不准找别人!”今汐信以为真,用毛巾拍了拍他的肩膀:“敢找别人我就...”

“就怎样?”

“就不和你玩了。”她鼓起腮帮子,不满地瞪着他,活像只气鼓鼓的小鸽子。

薄延的手从她的腰间落到了臀部,略有力度地拍了拍:“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

“我不是小孩子了。”

“怎么不是小孩子?”

今汐红着脸,脑袋亲昵地埋进他的颈项里,以轻不可闻的声音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喜欢小夜曲请大家收藏:(www.zhaishu8.com)小夜曲摘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小夜曲最新章节 - 小夜曲全文阅读 - 小夜曲txt下载 - 春风榴火的全部小说 - 小夜曲 摘书吧

猜你喜欢: 他从暖风来监护人[重生]军嫂重生记重生星际也悠哉明星私房菜[直播]遇到你很高兴于休休的作妖日常帝国老公狠狠爱平安的重生日子大佬都来找我报仇了八零炮灰大翻身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你不是笔直笔直的天后吗?乱情冥冥之中喜欢你蜜吻999次:乔爷,抱!古董下山他来了,请闭眼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婚约妖精下山搞事业世间清景是微凉重生六零:翻身做主小媳妇神医少奶奶又洗白了豪门崛起:重生校园商女
完本推荐: 神级大魔头全文阅读治愈快穿:黑化男神,来抱抱全文阅读三界血歌全文阅读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全文阅读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全文阅读重生女配全文阅读谁是我全文阅读我的身体有bug全文阅读空速星痕全文阅读唐朝小闲人全文阅读神级盲僧全文阅读惊悚乐园全文阅读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农女致富记全文阅读电弧中的高级玩家全文阅读三界独尊全文阅读武唐攻略全文阅读寸芒全文阅读小夜曲全文阅读最废女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随身空间农女翻身记夺心兰我是一个原始人北宋大丈夫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霸天武魂魔物祭坛大道朝天映照万界苍穹之上终极小村医外挂傍身的杂草绝色女总裁的贴身高手神魔大唐之无敌召唤附魔战神我的奶爸人生最强狂兵超脑太监绝强修真高手快穿:我只想种田木叶大文豪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天定录战少,一宠到底!合租医仙通幽大圣超级兵王混都市这个地球有点凶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

小夜曲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小夜曲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小夜曲txt下载手机版 - 春风榴火的全部小说 - 小夜曲 摘书吧移动版 - 摘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