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摘书吧 >> 小夜曲 >> 因为你是哥哥啊

因为你是哥哥啊

杨晓媛见今汐脸色不太好看, 连忙解释道:“学姐, 你不要误会了, 我没有坐薄延哥的自行车, 我们是一道走过来的。”

今汐望向薄延,薄延连连点头, 满脸无辜。

她接过了薄延手里的自行车龙头, 闷声说:“车是我哥哥的, 我要带回去。”

薄延忐忑地说:“行, 你先拿回去, 跟咱哥说一声,明天打球别忘了。”

“谁跟你咱哥。”今汐撇撇嘴:“要说你自己去说,我又不是你们的传声筒。”

杨晓媛见状,担忧地问:“我...我是不是哪里说错,惹学姐不高兴了?”

今汐心头火气更甚了,她这般无辜可怜的模样,好像是她盛气凌人故意欺负她似的。

楚昭按了按今汐的手,说道:“这样吧,既然用不了自行车, 学妹又舍不得坐出租车,咱们溜达溜达,一起送学妹回去, 就当晚上散步了。”

今汐使劲儿给楚昭使眼色, 表示自己不太愿意再待下去, 不过楚昭无视了她, 只盯着杨晓媛,笑得意味深长。

杨晓媛本来以为今汐是要离开了,松了一口气,听到楚昭这样说,脸色垮了下去:“我不是舍不得坐出租,只是觉得没有必要浪费钱,本来就不远。”

“对啊,本来就不远,咱们走走也就到了。”

“不用劳烦学姐们送我。”

楚昭直接扔给了薄延:“薄延学长,你怎么说?”

薄延当然想要和今汐多待一会儿,后面的时间她要闭关看书,少有机会能见面了。

“一起吧。”

既然薄延这样说,杨晓媛自然不再坚持,她还是和薄延并排走在前面,今汐和楚昭走在后面。

楚昭拉着今汐加快步伐,直接插到了两个人的中间,让今汐和薄延走在一起,而她则走在杨晓媛身边。

薄延单手推车,另一只手顺势牵起了今汐。

今汐用力挣扎,奈何他手掌十分用力,紧紧地攥着她,根本挣脱不了。

薄延牵着她的手,揣进了自己的兜里。

今汐用力掐了掐他的手掌心,以示惩戒。

而楚昭则问杨晓媛借来了那本《仓央嘉措诗集》,随手翻了翻,然后递给了今汐,笑着说:“学妹还挺文艺。”

杨晓媛说:“这不是文艺,我一直很喜欢仓央嘉措,觉得他的诗写得很动人,很戳心,让我很有共鸣,虽然我是小地方来的,但我也会上网,在网上看到他的诗,被深深迷住了。”

楚昭眼角挂了笑:“你如果对他感兴趣,进了大学以后会有很多机会查阅文献资料,了解他的生平和创作,会比网络靠谱许多。”

杨晓媛感受到两个女孩对她的敌意,同样毫不客气地说:“我只是因为他的诗很美,所以才喜欢他,仅此而已。”

“仓央嘉措其人近几年在网上被炒得很火,有很多看似戳心的经典语录和诗句都是无聊的网友杜撰来的。”今汐扬了扬手里的书:“现在市场对他过度消费,这里面第一首诗,便不是他本人所写,学妹你知道吗?”

杨晓媛诧异地拿过了书,翻了翻:“不是他写的?怎么可能,你怎么知道?”

“仓央嘉措是清代人,你看这些诗里,有那么多现代的意象和现代人的情感,难不成他穿越时空了吗?”

杨晓媛拿着书的手不禁颤抖了起来,她仔细地读着那些诗句,也发现了问题,那些感动她的现代诗,根本不像是清代人写的。

她的面子有些绷不住了,犯了这么蠢的错误,还是在薄延的面前,她感觉自己的脸都要丢光了。

今汐本来是不想这样,锱珠必较不是她的性格,但是杨晓媛那一口一个“薄延哥”,听得她实在烦躁。

走到四合院门口,杨晓媛红着脸,一言不发跑回了门里。

楚昭问薄延:“学长,她是你什么亲戚啊,跟吃了火.药似的。”

“不算亲戚,我爷爷一直在资助她念书,我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她。”

薄延回头对今汐道:“我送你回去。”

今汐推开薄延,让楚昭上自行车:“不要你送,我载昭昭回去。”

楚昭无可奈何地望了薄延一眼,兀自坐到了自行车垫上:“学长,不好意思咯。”

薄延眉心微微蹙了起来,冲着两人的背影喊了声:“骑慢点。”

回家的路上,今汐问楚昭:“薄延说她是爷爷资助的贫困生,看样子家境不太好,咱们这一通操作,会不会过分?”

楚昭坐在后座,脚尖一颠儿一颠儿踩着地:“贫困生怎么了,初棠不也申请了贫困助学贷款,也没见她像那个杨什么一样,轻轻一碰就原地高chao,好像全世界都对不起她似的。”

“其实可以理解,她看起来很要强。”

“你男朋友把书卡给咱们,肉眼可见她是不高兴了,不肯和咱们一起用书卡,还要让你男朋友自己掏钱买书,我姑且相信她不是故意占小便宜,但她这种低情商的行为,会让别人觉得很累,我不喜欢这样的家伙。”

“我也不喜欢。”

楚昭冷哼一声:“以后在学校少不了打交道的机会,就当给她一个教训。”

晚上,今汐把自行车推回家,放在阳台上。

沈平川回家,看见今汐正拿着抹布擦试着他的宝贝自行车。

“我不是把这车送给薄延了吗,你怎么又搬回来了?”

今汐把自行车擦得锃亮干净,回头责怪道:“这车是你考上大学老爸奖励你的礼物,六万多,你说送就送,沈太子你是钱多了没处花吗!”

沈平川怔了怔,惩戒性地拍了拍今汐的后脑勺:“老子招你了!”

今汐捂捂脑袋,撇嘴。

沈平川蹲在她身边,拿过抹布帮着一起擦车:“和延延吵架了?”

“延延。”今汐都快要呕吐了:“你能不能别叫得这么亲热。”

“称呼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他惺惺相惜,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今汐烦闷地将抹布挂他肩上,转身离开:“你们在一起得了,两个大蠢蛋!”

......

几天后便是开学的日子,薄延给今汐发了短信——

“汐汐,收拾好行李,明天早上十点,我来接你。”

今汐盘腿坐在沙发上,放下手中的硬壳书,回道:“不用,我和我哥一块儿去学校,不劳薄爷大驾了。”

她编辑完这条信息,想了想,又忍不住发了一条:“反正你又不缺我一个学妹。”

发过去便后悔了,好像吃醋吃得有些太明显了,今汐点击了撤回,薄延的消息跟着进来——

“可我只有你一个闺女。”

今汐嘴角微微勾了起来,心里溢着甜丝丝的味道,她没再回他信息了。

薄延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反手给沈平川去了一条短信。

几分钟后,沈平川路过今汐的房间,懒懒散散道:“屁妹,明天开学你自己去学校。”

今汐从床上一跃而起,拉开房门:“为什么?”

“明天我有事啊,得去老爸公司一趟。”沈平川倚在墙边:“又不是不认路,自己去学校完全没问题。”

“可是我行李好重的。”今汐可怜巴巴地嘟哝:“锅锅~”

沈平川想到刚刚薄延许诺他的篮球联赛替补名额,心一狠,慈爱地揉了揉她的脑袋:“你叫‘铲铲’也没用,乖,自己想办法。”

“好吧。”她瘪着嘴,失望地关了房门。

薄延的信息又进来了:“汐汐,明天早上十点,楼下等你。”

今汐看着自己那最大号的行李箱,纠结了片刻,决定妥协——

“好吧,给你一个机会。”

薄延看到短信,一跃而起。趴在地上干了几十个俯卧撑,心情雀跃了不过十多分钟,便接到了爷爷的电话:“明天八点,接杨晓媛去学校报道。”

薄延心里咯噔一下:“可能不行,爷爷。”

“晓媛人生地不熟,你不送她去学校报道,难不成让我这老头子,提着行李大包小包地送她吗?”

“......”

挂了电话,薄延翻开微信,沉吟片刻,给许朝阳发了一条信息。

**

次日清晨,薄延梧桐树边焦急地等待着,看看手表,踢开了脚下的石子。

很快,今汐提着行李箱走出了小区。

她迎着阳光,在距离他两米的位置停了下来,盛夏刺目的日光裹在她身上,将她笼上一层明媚亮丽的色调,风过,她额前的刘海纷飞散乱。

薄延微笑着走过去,接过了她的行李箱拉杆:“开学快乐。”

“才不快乐呢。”今汐顺势挽住了他的手腕,和他站在马路边等出租车:“谁会喜欢开学啊。”

“我记得某些人上学期期末的时候,哭哭啼啼说不想放假,好舍不得老子。”

今汐的脸颊羞红了,推了薄延一下:“我才没有说舍不得你,谁会舍不得你这猪蹄子。”

薄延俯下身,望着她明亮清澈的眼睛,嘴角扬了扬:“每天睡醒就能见面的‘同居’生活,我还挺期待。”

“谁跟你‘同居’生活了,想得美。”

薄延轻轻闭上了眼睛,长而浓密的睫毛在阳光下显出浅褐的通透感,他嘴角轻轻扬了起来。

今汐知道他是臭不要脸在索吻了,她的手落在他的腰间,轻轻地攥住,然后踮起脚,吻了吻他干燥的下唇。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中气十足的一声“嘿”,吓得今汐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她回头,见沈平川坐在黑色奔驰车里,冲两人扬了扬手:“接吻注意尺度,我妹还小呢!”

今汐红着脸跺了跺脚:“你不是去老爸公司吗,还不快去!”

沈平川正要落下车窗,薄延突然开口道:“沈太子,要不你把车让给我们?”

“嘛?”沈平川诧异:“为什么要让给你们?”

薄延的手落到了今汐的肩膀上,嘴角扬起理所当然的轻笑:“因为你是哥哥啊。”

“......”

沈平川哑口无言,默了片刻,还是下了车,“哐”的一声打开了后备箱,将今汐的行李放了进去,车钥匙扔给薄延:“行行行,合该老子让着你俩。”

薄延坐进了车里,给今汐系好了安全带。

窗外的沈平川不放心地叮嘱道:“开慢一点,安全第一。”

“放心。”

“还有,篮球联赛的事...”

“包在我身上。”

“我要打前锋。”

“可以”

薄延将沈平川的脑袋按了出去,关上了车窗,启动引擎朝着学校方向驶了过去。

**

四合院门口放着杨晓媛大包小包的行李箱,她没有等来薄延,等来的是一个陌生的男孩。

他穿着白色的运动球服,短裤配球鞋,看上去清爽又阳光。

“你好,我叫许朝阳,是薄延的朋友,他让我过来接你。”许朝阳自我介绍之后,便伸手去接杨晓媛手里的行李箱拉杆。

杨晓媛没有给他,她本能地对所有陌生人充满了防备。

“薄延哥怎么没来?”

许朝阳笑道:“今天是开学报道的日子,他当然是要接他的女朋友了,只有我这种单身狗学长,才有时间过来接你。”

杨晓媛心里刺了刺,觉得不太好受。

许朝阳见她脸色低沉,哎呀哎呀地叫了两声:“学妹,不是吧,你喜欢薄延啊?”

“啊,你胡说什么。”杨晓媛脸色瞬间红成了姨妈色,连声否决:“怎么可能!没有的事!”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许朝阳似乎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咱们学校喜欢薄延的女孩凑一起都能开个趣味运动会了,多你一个也不多,不过我得提前预警,就薄延疼他女朋友那腻歪劲儿,你最好还是打消这个念头。”

杨晓媛紧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对了,我有个朋友叫荆迟,人不错,也是单身狗,要不介绍给你?”

“你...你神经病!”

杨晓媛转身便要走,许朝阳连忙追了上去,说道:“你生气了?我开玩笑的,抱歉啊。”

杨晓媛一路上都没有理许朝阳,她对许朝阳的第一印象不太好,觉得他有点轻挑,不稳重,和薄延比简直差太多了。

许朝阳大大咧咧,完全没有察觉到这女孩的心思,当然他也不在乎,毕竟只是完成兄弟的嘱托,把人活着带到学校,就算完成了任务。

**

柏油马路漫着盛夏的高温,荆迟嘴边衔着一根野草,手揣兜里,倚在教育苑门前苍翠的榕树下。

他微微眯起了眼睛,伸手扯了扯圆领的黑T,胸襟的颜色更深一些,大片被汗水浸润的痕迹。

他体质多汗,每次训练结束都跟淋了场大雨似的。

每隔几分钟,他便会从包里摸出干净柔软的纸巾,擦擦燥红的脸。

楚昭乱糟糟的小脑袋探出窗口望了望,见男孩已经等在楼下了,忙不迭冲进洗手间,抓起梳子对着脑袋一顿乱薅。

荆迟微信消息进来——

“不用急,是我早到了。”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楚昭抓着电动牙刷一边漱口,一边将衣服塞进行李箱中。

母亲走进屋,望了望窗外,问道:“昭昭,那个男孩是来接你的?”

楚昭收拾着行李,随口应了声:“嗯,我学长。”

“学长还是男朋友?”

“不是啦,只是特别好的朋友而已。”

母亲眼睛里聚着疑惑的神色,但见楚昭面不改色心不跳,不像是说谎,这才放心:“你现在还小,不必要这么早交往男朋友,学习的事情放在第一位。”

“我学习挺好的。”

楚昭加快速度收好了行李,出了门:“妈我回学校了,再见!”

母亲送她到门口:“我看楼下那男孩的模样,不像是规矩的,你以后少和他接触。”

楚昭心里不太高兴,咕哝道:“你又知道了。”

“开玩笑,我接触过的学生比你吃过的饭还多,什么样的没见过。”

楚昭的母亲是教师,学生时代孩子们最害怕的教务主任类型,整天板着扑克脸教训学生,在家里对楚昭的管束尤为严苛,同时也对她的未来寄予厚望。

“昭昭,妈妈说的都是为你好,未来很长,这才哪儿到哪儿啊,不要为了这些无谓的事情,耽误前途。”

楚昭深知母亲执拗的性子,她认定的东西很难改变,所以她也没有争辩,兀自提着行李进了电梯。

荆迟见女孩出来,眼底盛满了阳光,上前接过了她的行李拉杆箱,笑着说:“许朝阳围魏救赵去了,我过来,希望你不要太失望。”

“怎么会,你愿意来接我,我很感激的。”

“那就好。”

他微笑的时候,眼角上挑,漂亮的桃花眼总带着几分轻痞的味道。

难怪母亲会说他不规矩,他身上总是自带着坏男人的危险讯号。

许朝阳那样的阳光男孩可能会更讨家长的喜欢,不过楚昭不喜欢拿荆迟和许朝阳对比了,没法比,许朝阳性格外向,荆迟气质内敛收束,各有各的好。

走到小区外,楚昭问荆迟:“薄延学长让许朝阳做什么?”

“不太清楚,好像是帮忙接人。”

“哦。”

“你要是真不乐意,我马上给你许教官打电话,我和他换也成。”

荆迟作势摸出手机,楚昭连忙攥住他的手腕:“你别啊,我怎么不乐意了,我没有!”

“我看你很有些小失望。”

“真没有!你别这样想,你好心帮我提行李,我是很高兴的。”

荆迟本来也是为了逗逗她,不过他竟真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些许诚恳,她不是在说谎。

这个发现让荆迟愉悦起来。

他走到路口,准备拦出租,恰逢这时候公交驶了过来,楚昭连忙拉着他上车:“这趟公交到学校一条线,学长快上啊。”

“打车吧。”

荆迟既然是来接她的,怎么可能还让她坐公交。

“我这儿不好坐出租,有时候半小时都碰不到一辆呢。”楚昭已经上了公交,摸出公交卡刷了两人份,回头道:“快上来啊。”

荆迟站在门边,犹疑了片刻,终究还是跟了上来。

公交车没有座位了,荆迟护着楚昭走到车厢中部的窗边站着,用高大的身躯将她圈在了角落里。

车辆缓缓启动,荆迟视线扫向窗外,分明后面跟了好几辆出租,这里是市中心的黄金地段,不可能存在坐不到出租车的局面。

她骗他呢。

荆迟何等剔透,怎么会看不出她的小心思。

“楚昭,你其实不用这样。”他嗓音沉了沉:“学长没到坐不起出租车的地步。”

楚昭忐忑地低下头:“我...没有,我坐出租晕车我...”

就在这时,公交车驶过一个凹陷的路面,全车的人跟着跌了跌,楚昭重心不稳,扑向了荆迟的身畔。

荆迟眼疾手快,按住她的肩膀,稳住身形。

楚昭的额头撞了撞他硬邦邦的胸膛。

等公交重新平稳上路,楚昭发现,荆迟好像并没有松开她,他的手还落在她的肩膀上。

她承受着他沉甸甸的重量,心脏开始砰砰打鼓,不知道面前这男人,意欲何为。

“荆迟,你...”

荆迟立刻松开了她,目光瞥向另一边,说道:“谢谢你为我考虑。”

楚昭松了一口气,笑着说:“没有啦,我是真的晕车。”

公交的路程并不近,足有二十多个站点,车上的空调不太给力,荆迟额头和鼻尖不免挂了汗粒。

楚昭从自己的包里摸出纸巾,本来想递给他,不过他既扶着把手,她索性用纸巾给他擦了擦脸。

荆迟原本闭目养神,感受到纸巾柔软的触感,他睁开了眼。

女孩额前的碎发有些湿润,黑眼睛明亮而清澈,唇瓣色泽红润。

荆迟微笑道:“干嘛?”

楚昭连忙解释:“你看起来好热,我只是帮你擦擦汗。”

“我汗很多。”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挪近了自己的脸颊:“如果你要帮我,就不能停,明白吗。”

“可以啊。”楚昭微笑着,抽出新的纸巾,替他擦拭高挺的额头、漆黑的眼睛:“我可以一直帮你。”

荆迟低垂的眼眸里涌着强烈的情绪,忽而,他还是牵着她的手,落了下来。

楚昭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荆迟紧紧攥着她纤细的手腕,嗓音带了些许低哑:“楚昭,你喜欢我好不好,许朝阳不疼你,我疼你。”

楚昭低着头,目光挪向旁侧,脸颊通红,呼吸粗重。

荆迟平静地望着她,松开了她的手:“不用马上回答,我只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

楚昭怯怯地抬头:“什么?”

“许朝阳会向你告白。”

楚昭吓得往后退了退,难以置信地惊呼:“我去,真的假的?”

荆迟深呼吸:“在你答应他以前...”

他抿抿唇,深榛色的眸子虔诚而认真地看着她:“你考虑一下我,行么,我真的很好。

喜欢小夜曲请大家收藏:(www.zhaishu8.com)小夜曲摘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小夜曲最新章节 - 小夜曲全文阅读 - 小夜曲txt下载 - 春风榴火的全部小说 - 小夜曲 摘书吧

猜你喜欢: 你不是笔直笔直的天后吗?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他来了,请闭眼伯爵大人有点甜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重生六零:翻身做主小媳妇结婚协奏曲妖精下山搞事业大佬都来找我报仇了冲喜[娱乐圈]重生星际也悠哉邪少的纯情宝贝腹黑萌宝:亿万爹地要听话帝国老公狠狠爱世间清景是微凉一婚二宝:欧少,不熟请走开!你好,秦医生回档1995于休休的作妖日常重生之傲娇小军嫂平安的重生日子昏婚欲睡这个绿茶我不当了重生奋斗农村媳重生当学神,又又又考第一了!真理握在谁手上
完本推荐: 药结同心全文阅读重生反派女boss全文阅读长生三千年全文阅读善良的死神全文阅读升邪全文阅读良婿全文阅读疯狂升级系统全文阅读宋时行全文阅读人神全文阅读我的1979全文阅读回到明朝做千户全文阅读史上第一混搭全文阅读名门全文阅读超凡黎明全文阅读知北游全文阅读重生之药香全文阅读江山战图全文阅读我有一张沾沾卡全文阅读妖神全文阅读逆行诸天万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都市大进化时代乱晋我为王神话版三国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万世为王异界大领主诸天大圣人猛卒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数风流人物凤策长安这个地球有点凶汉阙1984之狂潮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我有一座恐怖屋灭世武修道祖,我来自地球蛇蝎毒妃计中计亿万宠溺:腹黑老公小萌妻扶明录最强狂兵盛唐小园丁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房产大玩家罗柏的推理事件簿他出自地府韩娱之透视未来猎梦者小队吾国有秦

小夜曲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小夜曲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小夜曲txt下载手机版 - 春风榴火的全部小说 - 小夜曲 摘书吧移动版 - 摘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