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摘书吧 >> 小夜曲 >> 番外8尘埃落定

番外8尘埃落定

深夜, 刘队急匆匆地来会议室, 召开紧急会议。

“边检那边传来消息, 荆迟在两个小时前, 已经入了境。”

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他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入境。

刘队迫不及待地说:“立刻派人与荆迟接触, 拿到关于魏逊的第一手情报!”

“不行。”薄延推门而入:“现在绝对不能冒险与荆迟接触, 这样会害死他!”

“可是这么好的机会...”

薄延脸色冷沉:“我们不清楚荆迟此行入境的目的, 如果此时贸然与他接触, 很可能让魏逊不再信任他, 后面的行动安排就全部落空了,以后恐怕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机会,将这颗毒瘤一网打尽。”

刘队也渐渐冷静了下来,问薄延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先观察几天,看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而一直跟在荆迟身边的几个手下每天都给魏逊汇报着情况。

“荆老大没有和奇怪的人接触,一直在打听家庭老师的下落。”

“中国警方还没有盯上我们。”

魏逊眼角颤了颤,淡淡道:“贸然带人回来,风险高了。”

“老板,您是说......”

“只要找到那个女孩的下落, 立刻清理干净。”

“是,老板。”

那天中午,在薄延的安排部署下, 荆迟再在麦当劳的餐厅里见到了楚昭, 楚昭故作惊恐, 夺门而逃, 荆迟追了出去,而身后的几个手下也立刻跟上,将楚昭赶进了狭窄的巷子里,他们摸出枪便要射击,荆迟猛地一惊,按住身边人的手,吼道:“你干什么!”

“老板说了,活的带回去太危险,见到人就立刻清理干净!”

两人说话间,楚昭早已经跑出了小巷,上了一辆出租车。荆迟立刻骑上了旁边的摩托车追上去,将几个手下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出租车当然不是出租司机在开,而是由薄延驾驶。荆迟的摩托车一直紧随其后,追逐着出租车,这样在城里兜了几圈之后,才将手下的尾巴们给远远地甩掉。

出租车驶下了高架桥,在空寂无人的江边停了下来,荆迟的摩托车随后也跟了过来。

江边大风呼啸着,荆迟下了车以后,迫切地朝着楚昭跑过来。

“没事吗?”

他紧张地检查着她的全身,声音都在颤栗:“有没有伤到?”

“我没事,没受伤。”楚昭连声说:“一点事都没有,薄延学长还让我穿了防弹衣呢。”

他看到她内里的防弹衣,这才放下心来,又用力地抱了抱她。

许朝阳连滚带爬从车上下来,扑过去将荆迟和楚昭两人都给一起抱住了,痛哭流涕地嚎着:“迟迟,我的迟迟啊!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你知不知道我都要担心死了!你这个死鬼,都不递个消息回来,害大家误会这么久!”

荆迟解释道:“本来是有机会回来,但是咱们既然蹲了魏逊那么久都拿不下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们一锅端了,我也立个头等功。”

“你还立头等功!你他妈的都差点...差点成叛徒了!”

楚昭被两个男孩箍在中间快喘不过气来了:“你、你俩松开我再叙旧,成不。”

荆迟推了推许朝阳:“你压着我姑娘了,滚。”

许朝阳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他。

荆迟回头望见了薄延,两个男人遥遥对视了十秒之后,薄延大步流星走上前来,用力地抱住了他。

他的手猛地捶了捶荆迟的背:“早就说了,你小子福大命大。”

荆迟有些眼热,翻涌的情绪一瞬间涌了上来:“我他妈以为在也见不到你了。”

离别的时候,几人都还是初出校园未经世事的半大孩子,而现在,枪林弹雨里走过一遭,几人脸上也再没了当初的稚气,添了成熟和风霜,也添了沉稳与洗炼。

“不能耽误太长时间。”荆迟对薄延说:“几个手下很快就会找到我,先说正事。”

他把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楚昭立刻表示,可以跟他一起回去。

荆迟却摇了摇头:“不行,我不能带你回去。”

刚刚几个手下对楚昭开枪的场景,恐怕会成为荆迟毕生的噩梦,他就算是自己死了,也绝对不会再让楚昭以身涉险。

“你就留在许朝阳身边。”荆迟认真地对她说:“留下来是最安全的。”

“可是你怎么办!”

荆迟望了望薄延,淡淡道:“我不是不想带她回去,是带不了,我负伤了。”

薄延从他深邃的眸子里,看出了他的想法,也跟着沉默了。

片刻之后,他回头对许朝阳说:“带楚昭走。”

兄弟三人之间的默契无与伦比,许朝阳在楚昭反应过来的前一秒,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臂,直接将她扛了起来,挂在肩上。

“放开,许朝阳,放开我!”楚昭用力咬下许朝阳的手,许朝阳吃疼,险些将她摔下来。

“祖宗,你属狗的啊!”

楚昭流着眼泪再度朝荆迟冲过去,许朝阳从后面将她兜回来,一只手横在她身前,紧紧地扣住了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你别看。”

楚昭无力地喊着,嗓子都快哑了,眼泪从许朝阳的指缝流了下来。

江风呼啸,桥下,薄延已经摸出了shou枪,瞄准了荆迟的心脏。

荆迟缓缓闭上眼睛:“来吧。”

......

荆迟负伤之后并没有立刻包扎,而是辗转水路偷渡出境,重新回到尼丹的时候,已经因为失血过多重度昏迷了。

魏昭昭在魏逊的书房大吵大闹了一通。

大概的情况魏逊听手底下的人说了,荆迟找到了家庭教师,可是在追缉她的过程中惊动了中国警方,荆迟被警方开枪射击,未中要害,侥幸逃脱,强撑着伤势,一分钟也没耽搁,走水路偷渡离境。

魏逊沉着脸,来到荆迟的房间,私人医生给他包扎了胸口的伤,说道:“失血过多,又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现在伤口感染发炎,情况非常危险。”

“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说不准。”医生说:“看他能不能挺过今天晚上最危险的阶段。”

魏昭昭现在看见自家老爸都来气:“都怪你!是你让朝阳去中国,你明知道会有危险,你还让他去!为了个家庭老师,你差点杀了他!你差点杀了我的丈夫!”

魏逊被她吵得心烦,转身和医生来到了阳台上,低声问道:“你老实告诉我,朝阳的枪伤,是自己造成的,还是别人弄的?”

医生回答道:“从受伤的部位和子弹的深度来看,应该是别人从远处射击造成的,距离心脏只有几毫米的偏斜,相当之危险,看样子射击者是真的想要了他的命。”

魏逊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又说:“无论你用什么办法,我要他在三个月之内好起来!”

“三个月?”医生为难地说:“他伤势非常严重,如果要彻底痊愈,三个月恐怕有点困难。”

魏逊冷冷地说:“给他用最好的进口药,他必须好起来!”

**

荆迟在昏迷期间,总是会梦见他的大学时光,那些年少轻狂的岁月里,青涩的暗恋,甜蜜的告白......

他一直是一个懂得为自己争取的男孩,因为他相信,凭借自己的努力,他的未来有无限的可能性,他有信心让心爱的姑娘跟着自己,过上幸福的生活。

即便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他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

一个月后,荆迟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

他就像野地里疯长的枯草,自愈能力好得惊人。而经历了这一遭,因祸得福,魏逊已经彻底信任了他,开始放心地将一些重要的机密任务交给他做。

正如过去沈平川评价荆迟说的那样,他的隐忍和耐心,会给人一种沉静之感,会让人不知不觉便信任他。

三个月之后的行动,在98号公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大宗的“货品”足足装了三辆卡车。

然而事实上,98号公路上所押送的货物不过是几百口袋的面粉,只是一个幌子而已。正如荆迟所预料的那样,这次交易几乎压上了魏逊的全部身家,他不会放心交给任何一个手下去做,真正的货物将由他携带着走水路,在湄公河上一处隐秘的雨林中进行交易,荆迟为他保驾护航。

这次交易的对象当然不是事先由薄延伪装的中国毒枭,而是另外一个来自美国的大毒头。

魏逊瞒过了所有人,却独独没有隐瞒荆迟,他现在是他唯一信任的人。

这个消息在交易的前一夜,由小槐送了出来,她害怕至极,逃亡过程艰难险阻几近崩溃,谁都不敢相信,直到她见到了楚昭,这才哭哭啼啼地把荆迟口述给她的消息说出来。

因为楚昭答应过她,让她来中国过上自由的生活。

得到消息以后,薄延迅速布控,配合边境的队员们在湄公河上将魏逊一网打尽,人赃并获。

作为叱诧风云多年的大毒头,魏逊也不是吃素的,当他的渔船被警方重重围堵以后,穷途末路之际,他将黑乎乎的枪口对准了距离他最近的荆迟。

他已经杀红了眼,眸子里闪烁着困兽的危险光芒。

直升飞机上的薄延架好了狙击,瞄准了魏逊。

千钧一发之际,飞速而来的子弹穿破了船舱玻璃,击中了魏逊的右手,巨大的冲击力带着他的身体踉跄着退后了好几步,倒在了船舱的控制台边。

荆迟迅速冲过去,制服了魏逊,用手铐将他的手铐住,扔给了赶上船的特警队员们。

魏逊注视着荆迟,沉痛地说:“我对你那么好,你一直都在骗我,你说你很穷,不甘心,你说你想要赚钱,我给你机会!可你是怎么回报我的!我甚至把女儿都许给你了!你还想要什么!”

荆迟看着他,淡淡道:“我是想要赚钱,可我的未婚妻,她更喜欢我穿军装的样子。”

......

一个月后,授勋典礼上,荆迟单膝跪地,向楚昭求了婚。

他们的婚礼在海边举行,所有的伙伴们都过来参加了婚礼,见证他们的幸福。

荆迟穿着笔挺的军装,胸口佩戴着以性命搏来的荣耀,手里牵着少年时暗恋过的姑娘,过去所有的苦难,仿佛都是为了等待这一刻的幸福。

婚礼的那个下午,伙伴们穿着伴郎伴娘的礼服,无所顾忌地坐在沙滩上,围在一起讲真心话,今汐问了荆迟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会喜欢上楚昭的啊,我就一直很好奇这个问题,在明知道她心有所属的情况下。”

这个问题当然是大家最想知道的,连楚昭都望向了荆迟。

荆迟回想了一下,说道:“我喜欢她喜欢许朝阳的样子。”

林洛皱眉:“什么跟什么?这也太绕了吧。”

“你喜欢她喜欢许朝阳的样子。”今汐得出结论:“所以你喜欢许朝阳。”

此言一出,众人捧腹。

薄延惩戒地敲了敲今汐的小脑袋,她离开亲昵地抱住了他的手。

荆迟望着楚昭,温柔地说:“我欣赏她勇敢的样子。”

今汐笑着说:“你是瞎了吗?她勇敢?你是没见到她在宿舍的那怂样...”

楚昭光着脚丫子踹了踹今汐。

“好好好,我不说了,今天是你们的好日子,我才不破坏家庭和谐呢!”

不过没多久,今汐还是没有按捺住蠢蠢欲动想捉弄他们的心思,又问荆迟道:“那年的真心话大冒险中,有些人瞎出馊主意,让许朝阳亲楚昭,不知道现在有木有后悔啊。”

此言一出,伙伴们都嗷嗷地叫了起来,兴奋地看着俩人。

楚昭拍了今汐脑袋一下:“你嘴怎么那么欠啊!都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还拿出来说!”

荆迟直接装傻:“是啊,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就可劲儿装吧!”

许朝阳也笑着说:“还有啊,某些人‘临终’前,可托付了我要帮忙照顾自家姑娘,不知道现在还算不算数啊?”

楚昭敏锐地看向荆迟:“你托付他照顾我?”

荆迟立刻解释:“照顾就是很单纯的那种照顾嘛,还能怎么照顾,你们想太多了吧,真不单纯。”

“行行行,你总有讲不完的道理。”

总而言之,年少时的狗血三角恋,永远是大家口中最有料的话题,当事人释怀以后,也不过轻描淡写付之一笑。

黄昏时分,薄延牵着今汐的手,漫步在沙滩边。

今汐捡起一颗洁白的小贝壳,揣进了薄延的兜里,没多久,又捡起一颗,揣进去...

很快,薄延的西服衣兜里塞了满满一口袋的小贝壳。

他很无奈地问今汐:“捡着么多,回去还能炒着吃了啊?”

“你怎么就知道吃呢?”

薄延笑了笑:“说到吃,我还有点想念我沈哥了,想念他的一手好厨艺。”

“除了吃的,除了你沈哥,你还能想点什么?”

薄延低头看着女孩红润的脸颊,笑着说:“你是不是希望我问,为什么要捡着么多贝壳?”

“哇,宝宝你好聪明的!那么问题来了,我为什么要捡这么多贝壳呢?”

“不是炒了吃的...”薄延若有所思地说:“难不成是为了送给我沈哥?”

今汐愤怒了:“除了你沈哥,你脑子里能装别人不,你们这么相爱,为什么不在一起,为什么不叫他给你生宝宝。”

薄延拉住今汐的手,笑了起来:“那确实是无能为力。”

一阵海风吹过,薄延脸上的笑容忽然滞住了:“汐汐,你说什么?”

“我说,为什么你不叫他给你...”她脸颊越发地绯红了:“哎呀,算了,没什么!”

薄延忽然像是兴奋了起来,摸着兜里一口袋的小贝壳:“这是给什么人的礼物吗?”

“对、对啊。”

在大海与天空相接的地方,在白昼与黑夜交汇的那一瞬间,薄延忽然俯身亲吻了他的姑娘。

“谢谢你,这是最好的礼物。”

喜欢小夜曲请大家收藏:(www.zhaishu8.com)小夜曲摘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小夜曲最新章节 - 小夜曲全文阅读 - 小夜曲txt下载 - 春风榴火的全部小说 - 小夜曲 摘书吧

猜你喜欢: 八零小军妻重生八零之军妻撩人八零炮灰大翻身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一婚二宝:欧少,不熟请走开!你好,秦医生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豪门巨星是我初恋总裁老公追上门挚野[综合]攻略之神晋太太总想离婚嗑CP隐婚180天:豪门老公,撩上瘾送你一只酥宝宝分手重生之傲娇小军嫂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恰似寒光遇骄阳伯爵大人有点甜穿书女配:季少,请轻撩不二之臣乱情夏梨的现代日常重生奋斗农村媳也许相爱
完本推荐: 逆流纯真年代全文阅读韩警官全文阅读威武不能娶全文阅读九全十美全文阅读海贼之成就系统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仙全文阅读似锦全文阅读乡村种田高手全文阅读不朽神王全文阅读天下枭雄全文阅读疯狂升级系统全文阅读最废女婿全文阅读人道至尊全文阅读邪风曲全文阅读三界血歌全文阅读剩女不淑全文阅读修罗帝尊全文阅读穿书后我有了四个爸爸全文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全文阅读星际游轮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万道龙皇重生之财气冲天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穿越星际:妻荣夫贵都市夜战魔法少男重生我的1999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完美至尊超品命师扶明录柠檬解忧屋蛇蝎毒妃计中计美女总裁的近身神医王者时刻最强狂兵至尊妖神系统重生之豪门导演异界大领主超级神途数风流人物我真没想出名啊大清隐龙重生校园做学霸武道大帝我的正义在射程之内重生之战神吕布恶魔就在身边无上杀神我来自三界外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小夜曲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小夜曲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小夜曲txt下载手机版 - 春风榴火的全部小说 - 小夜曲 摘书吧移动版 - 摘书吧手机站